IMG_6606 copy

2013 第一次黄石游 Day 6

Day 6

想看的动物都看到了,想走的公路也走过了,今天我们要去Old Faithful地区,这里是黄石地热最精彩的地方。我们要观赏黄石另一种著名景观,热温泉和喷泉。

早上起床,我一个人收拾行李,爸爸带她俩在外面追地松鼠玩儿,这种松鼠跟平常见的不同,它就在地洞里钻来钻去,不爬树,本来以为是土拨鼠,看了一下资料才知道是地松鼠。两个人玩儿的很开心,姐姐还学它们站立的样子,很滑稽。早餐我们吃了自带的泡面,因为不想再冒险尝试那个餐厅的食物,昨天很庆幸我们大家都没吐。今天还有很多活动,都得健健康康才好。

爸爸去checkout之后,我们就去看Mammoth Hot Spring Palette Pool。这处景观很特别,那些石灰岩看起来像极了流动的瀑布,它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凝固不动了呢?有水从顶端潺潺流下,但流量很小。弟弟一边走一边拿着他那个黄色的小零食杯自顾自地吃Acai干,姐姐则手里攥着她那个baby grizzly bear不停把玩儿。

IMG_6244 copy

参观完这个泉,我们准备出发了。因为沿途没有地方打尖,我们别无选择地在度假区的餐厅买了汉堡,三文治和酸奶等食物做午餐。下一站,我们要去Norris,看National Park Ranger Museum。姐姐作为新晋的Junior Ranger很积极的要去看这个Ranger博物馆。这个博物馆很小,以前是个兵营,有个很老的Ranger在这里看管,可能来这里的人不多,所以他很热心的想跟每个人说话,讲解这里的一切。这里展出的是一些Ranger的用品和各国国家公园的徽章。姐姐最后在留言簿上写下了姓名。

下一站我们要参观the Porcelain basin和Steamboat Geyser。黄石的景观游览路线设计的很好,只要沿着木板搭的trail就可以欣赏到最美的景观。这个basin很大,从它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这里一定是很美的。盆地里面散布着各种颜色的温泉池,它们因为有不同的细菌而展现出不同的颜色。每一种都色彩鲜艳,煞是好看!蓝的彻底,黄的耀眼,绿的晶莹,红的灿烂。再衬上这里无与伦比的蓝天白云的大背景,简直是一幅绝美的现代派油画。入口处就有一个热喷泉在不停冒着热气,没人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喷发。

IMG_6360 copy

从Porcelain basin出來,犹豫了一下,我们还是决定去看看世界上喷发最高的热喷泉Steamboat Geyser。看这个喷泉要走1.5mile的trail,虽然是木板路,没有危险,但是我们没带弟弟的推车,所以估计来回得一直抱着他。我们轮流抱弟弟,姐姐也喊累,可最后她还是坚持下来了。抱着胖宝累得我胳膊腿发酸,太阳又晒!真是辛苦。这个喷泉的喷射频率还挺高,时不时就喷几下给我们看,但是,想看最高的就得看运气了。阳光如此强烈,我们也不想久留,马不停蹄地回到车上,走人。

接下来一段路程,风景优美,尤其在路边看到一只雄性ELK低头吃草画面,更是让人震撼。围观的人很多,因为它实在是很美丽的动物,尤其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广阔碧绿的草地,迂回的河流,远处连绵的山脉,和高耸的树林,还有湛蓝的天空,雪白的云彩。每个人都会陶醉于这种景观的美好。心旷神怡大抵就是这个境界吧?!

IMG_6510 copy

再次出发,我们要到Midway Geyser Basin,走Trail看著名的Grand Prismatic Hot Spring。它是美国最大,世界第三大的温泉,被誉为“地球最美的表面”。大棱镜的美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它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它的颜色变化:由绿色到鲜红再到橙色。温泉水中富含矿物质,使得水藻和菌落中带颜色的细菌在水边得以生存,从而呈现了这些色彩。池子周围一波一波交错纵横的纹理,渲染出一片一片浓艳欲滴的色彩,倒映着蓝天白云,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经过打磨的大理石。它从里向外呈现出蓝、绿、黄、橙、橘色和红色等不同颜色。

IMG_6629

大棱镜的美需要远观,走进了反而感受不到。我们于是选择了走一段土路,上山坡远眺大棱镜。这段路走起来也着实辛苦。因为是土路加小石子,stroller肯定是不好推,所以干脆留车上了,爸爸本打算用背带背着弟弟,但是觉着自己长大了的他坚决拒绝,连踢带闹,无奈只好给他自由。可这孩子最喜欢玩儿石子,这一地小石子,他早乐地找不着北了,哪有心思走路,就蹲在地上玩起来,姐姐也跟着一起玩儿。童心最是单纯,她们没有目的,也不管你要看什么人间仙境,还是千载难逢的佳景,她们只追求心里那份简单的快乐!有的玩儿就好。如果不是在公园,如果不是要赶路,如果不为了看美景,我也宁愿停下来随她们寻找自己的乐趣,可是大人们都是世俗的,而且目的性极强。这路边离很近还有吃草的牦牛从我们身边穿过这条小路上山。我们不得不抱起弟弟,任他哭闹,快步奔向我们的目标。姐姐胆小不敢爬山,怕摔跤怕地要命,在上坡上大哭大叫,引得路人侧目;弟弟又太小腿脚不够力爬不了山。受这么多限制,我们也只能选了一处好走的山路,上了不高的一个山坡,停下来欣赏大棱镜的美。远远的看到那片眩目的蓝色冒着腾腾热气,上面那一片天乌云翻滚,煞是壮观,一种神秘的美让人追逐却琢磨不透。我们能上的高度有限,所以看到的镜面也大打折扣,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被它的美丽所迷惑。姐弟俩在山坡上的木头上歇了歇脚,姐姐根本无心看美景,也毫无兴趣;弟弟悻悻地压根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我拉着姐姐,爸爸抱着弟弟下了山坡。出來这段,姐姐也很累了,要抱,我于是背了她一段路,然后弟弟看我背姐姐吃了醋,又哭又闹,于是换我抱弟弟,爸爸抱姐姐,总算回到车上了。接下来,我们要赶往今晚住宿的酒店,Old Faithful 最具盛名的the Old Faithful Inn。它和毗邻的Old Faithful Geyser同名。在旅馆内就可以欣赏到老忠泉的喷发。这家百年老店是全世界最大的原木建筑旅馆,所以也很值得期待!

约4点左右,我们到了Old Faithful Inn的正门前。大厅外面有很大的一个棚子,我们的车就停在这个全木搭建的棚子下面。累极了的弟弟一直在车上熟睡,爸爸进去check in,姐姐还很精神。我得以有个空档观察一下这个建筑物的外观。这家旅馆的墙壁和房梁都是由松木建成,黑松木的外墙使得它看起来黑漆漆的,建筑风格豪迈古朴。粗大的柱子结实而陈旧,整栋建筑给人历史久远的感觉。车停的位置正对老忠泉,我和姐姐刚好远远地看到它喷发。

IMG_6643 copy

IMG_6647 copy

著名的老忠实旅馆是1903年,年仅29岁的美国年轻建筑师Robert reamer在老忠泉旁设计建造的。它是以luxury hotel为定位,也就是以有钱人为主要客戶,就是那些所谓的old money,而不是middle class。之所以如此是由于当时的遊客大都从东岸过来,一待通常是几个星期甚至是一整个夏天,旅游相关花费不是大部分人所能负担的,而middle class也没这么多时间待在公园玩儿。所以旅馆的设施必须高档,要按照高级酒店的规格,让这些有钱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这座完全由黄石的原木和岩石构建而成的建筑是现今世界上最大的原木结构旅馆。跟当时大部分公园内其它建筑物,比如Lake Yellowstone Hotel这种外型抢眼的旅馆不同的是,Old Faithful Inn讲究与周遭景观协调,旅馆象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在美国建筑家协会进行的调查中,老忠泉旅馆与帝国大厦、国会山、华盛顿纪念碑等建筑一齐成为美国人最喜欢的建筑。它在1927年进行了扩建。它是乡村度假旅馆建筑风格的代表作,所以也被列为国家历史遗迹。与众多历史建筑一样,走过了百年辉煌的老忠泉旅馆也经历了许多劫难,甚至是灭顶之灾。1988年,一根丢弃的烟头点燃了黄石公园外干旱少雨的树林,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火烧光了黄石国家公园五分之二的森林,肆无忌惮的大火蔓延到了老忠泉,浓烟包裹了整个老忠泉地区,木质结构的老忠泉旅馆此时可谓是四面楚歌。火花飞溅,点燃了老忠泉旅馆的屋顶,眼看着熊熊的火苗即将吞噬这个伟大的建筑杰作,二百名消防员冒死往整个建筑身上喷水,最终从大火贪婪的嘴里抢回了希望。

由于气候寒冷,老忠泉旅馆每年只从五月开放至十月,旅馆别具一格的设计风格,加上位于世界最著名的自然名胜之一,老忠泉旅馆的客房相当难预定,但旅馆的价格还算公道,绝无漫天要价,这也算是顺应了当年建造旅馆时的初衷:让人类近距离欣赏大自然的美。我们提前半年就制定好了此次旅行计划才算订上房间。老忠泉旅馆遵循把人类活动对野生动物的影响降低到最低的理念,这里没有灯火辉煌的大灯,没有遨游信息时代的网络,没有我们日常生活里的电视,仅有微弱的手机信号。旅馆的房间以美国西部风情为主题,没有豪华的装饰。大多数的房间只有洗漱台而没有独立浴室和卫生间,但公共浴室和卫生间都很干净。总之,旅客在这里必须抛开现代化的生活,追寻那个曾经的年代。看着手牵手的老人们一起静静地回忆着初为恋人时的邂逅,这也是一种幸福。

爸爸 check in出來,要去停车,一个女门卫帮我们搬行李。我带着姐姐先跟着她去我们的房间。我们的房号是3074,在主楼的西侧,2层最西的一间房,但是门牌号确是3字头。这是这个女服务员提示我的。这间房应该属于后来扩建的west wing。一进门就看到外床上放着一个牦牛公仔,姐姐很开心的拿起来玩儿,她很喜欢,但这并不是酒店的赠品,要花钱买。跟在黄石前三晚的住宿相比,这个房间比我们预想的要大,至少转的开身。房间布置很简单,但是这间房因为在角上,所以西边,北边都有窗户,这使得房间亮堂很多。最主要的是,两边的窗户都有不错的view。西窗正对酒店外面不远处的the Grand Geyser和 Castle Geyser,而北窗则可以欣赏到Bee Hive Geyser。

IMG_7001 copy

没多久,爸爸抱着弟弟进来了。弟弟依然趴在爸爸肩头熟睡,可想而知他有多累!把他放到外床上继续睡。爸爸抑制不住好奇心要去酒店大厅视察,姐姐跟着去了,我在房间看着弟弟睡觉。没多久他俩逛完回来了,说去拍“2046”了。我试图说服姐姐上床睡觉,因为她其实已经很累了,但还是很兴奋,所以开始她坚决拒绝,但一躺倒,几分钟之内就进入了梦乡。爸爸陪她俩在房间睡觉,轮到我一个人出來逛兼拍照。

我们这部分的建筑不是原木的,所以并无特色,从走廊到房间都跟普通旅馆没什么两样,而且还属于比较简陋的那种。沿着门前的走廊,我来到楼梯的拐角,这里是old house和west wing的转折点,一扇门隔开两个世界,门上的牌子指示着Lobby的方向。出了这个门,或者说进了这个门,就象穿越时空隧道一样,完全不同的建筑风格呈现在面前。走廊四维全是实木建筑,两边的墙壁都是圆柱形树干砌起来的,墙壁上间隔点着几盏小灯,没有灯罩,简陋的圆圆的灯泡散发着幽暗昏黄的光。我不知道该觉着怀旧还是恐怖,反正脑海里会浮现出一些电影的画面,大都是恐怖惊悚片。来到酒店大堂,7层高的中厅全是原木建筑,那些黄黑色油亮的木头记载着酒店的历史。很多木头柱子都保留它原来的弯曲形状,只是打磨光滑,这更增添了观赏性。大厅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石头壁炉,石柱伸向屋顶,这个创意是来自于tree house。这和Robert reamer想要在Old Faithful Inn达成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要用大自然的方式而不是人类惯有的方式来带给房客归属与温暖。石柱上悬挂一个手工铜制时钟,巨大的钟摆有节奏的摇摆,周围墙壁上装有为数不多的蚀刻玻璃,大厅内分布均匀地悬挂着蜡烛样的灯,粗狂而古老,灯光柔和,但温暖和谐也可以是阴森恐怖。所有的桌椅,沙发,壁灯,装饰品都与建筑风格完美结合,呈现出它古老的模样,有种厚重的历史感。如果不是人来人往,门庭若市;如果人们不是穿着现代服饰,这里绝对象是鬼出没的房子。当时,我并不知道这里闹鬼的传说,直到第二天离开这里,到了新的酒店才了解到老忠实旅店的历史,和那些鬼故事。

IMG_3613 copy   IMG_7063 copy

大厅转完我决定到外面走走。刚一出大厅正门,就远远地看见老忠泉喷发,这已经是我今天第二次看到它喷了,看来它喷的频率还挺高的。我向它走去,等我去到近前,它已经过了喷发高潮,只剩一些残留的力量。看台上的人们开始疏散,这时,我偶然发现看台下面一块凸出的木头上一只花栗鼠也蹲在那里静静地欣赏老忠泉的喷发,这真是生动的自然景观,它也许比人类还清楚老忠泉喷发的规律。

说到老忠泉,尽管它并不是公园内最大的热喷泉,但绝对是最值得看的一个间歇泉。创建于1872年的黄石国家公园是世界上第一座国家公园,而老忠泉是黄石国家公园里最受欢迎的景点之一,这个至今从未爽约的地热喷泉年复一年地带给人们无限的惊叹,憨厚老实的老忠泉当之无愧地成为黄石地热资源里的代表。这个泉每次喷发的平均间隔大约是93分钟,一般在50-127分钟之间。喷发持续1.5到5分钟。喷沸水约3700-8400加仑(14000-32000升),可达高度30-55米。因其喷发的持续表现和准时准点儿,被命名为老忠实泉。

看完老忠泉喷发,天色渐暗,远处山上乌云滚滚,雷电交加。快下雨的时候我来到visitor center。进入大厅,正中立着的牌子上赫然写着老忠泉下次喷发的预测时间。我到的时候刚好赶上录像厅放黄石热喷泉的科教片,于是进去看了一下,决定回去让爸爸姐姐也来看看,拍得不错。看看时间,估计姐弟俩也差不多醒了,想回去房间,出得门来,发现外面下起了雷雨,无奈只好退回到visitor center,逛逛礼品店。还好这雨来得快,去得也快。雨小的时候,我冒雨回到了房间。姐弟俩刚起床,正在房间里开心地玩耍。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准备去吃晚餐。但是,吃晚餐前,爸爸想看看老忠泉喷发,因为今天他还一次都没看过,而我已经看过两次了。

我们下到大厅,咨询了一下前台吃饭的选择,看看时间表,离老忠泉喷发的时间不远了。雨还在下,不大不小,索性我们来到酒店外面的木棚下正对老忠泉的位置等待它的表演。毫无悬疑地它又准时喷发了,随后,心满意足的我们来到旅馆旁边几十米之遥的Old Faithful Lodge用晚餐。这是前台推荐的family friendly的餐厅。

说起这里的餐厅,Old Faithful Inn的餐厅是最著名的,许多人不住店也要来这个餐厅用餐。餐厅中央有一个火山石砌成的壁炉和Paco Young绘制的老忠实旅馆油画。它是正式餐厅,所以带着胖宝是无论如何不能进去用餐的,进去了估计也得被赶出来,谁让弟弟那个猴急的性格和坏脾气的大吵大叫总是影响所有人用餐。对我们来说更是花钱买罪受,吃不好不说,还得提心吊胆,生怕他会突然大吵大闹,或者摔盘子摔碗。

晚餐没有太大惊喜,无非就是和前两天一样的烤鳟鱼,Pasta,面包和没有一点味道的水煮杂菜。弟弟已经是第三次吃这个鱼了,他对它的兴趣也与日俱减,一次比一次吃地少。如果说有惊喜的话,就是那块牦牛肉饼受到除弟弟外其余人的普遍欢迎,可惜只点了一块,本来还有另一块的,但是因为爸爸临时改变主意选择小号套餐而被服务生毫不犹豫的随手扔到垃圾桶里了,早知道他这么浪费还不如就要大份。

晚餐虽然乏善可陈,但是这个Old Faithful Lodge却不能不提一下。老忠泉客栈是一座门厅高大的裸露原木框架式结构建筑,和周围的自然景色相当融合。这家客栈是1926-27年间由Gilbert Stanley Underwood主持设计建筑的。说起Gilbert Stanley Underwood,他是相当著名的建筑师,算是树立美国国家公园所谓Parkitecture(正式名称为National Park Service Rustic)建筑风格的一个标志性的建筑师。除了Old Faithful Lodge外,包括我们之前参观的Grand Canyon Lodge ,以及Zion Lodge、Bryce Canyon Lodge、Ahwahnee Hotel以及Jackson Lake Lodge都是他的作品。他是相当多产的国家公园旅馆建筑师。遗憾的是,因为Old Faithful Inn 作为黄石旅店的标志性建筑而太具盛名,所以大家提到黄石公园旅馆的时候都会想到Old Faithful Inn和它的建筑师Robert reamer,而其也算是Underwood的前辈,所以即使Underwood的作品备受肯定,而Old Faithful Lodge也算水准之作,但只要Old Faithful Inn有继续营业的一天,Lodge就不得不笼罩在Inn的光环之下。

老忠泉客栈的建筑风格是典型的rustic style,也是Gilbert Stanley Underwood在国家公园里的风格,低调且跟周围自然景观协调。看过了Grand Canyon Lodge,说Old Faithful Lodge是出自Underwood手笔一点也不出奇,因为它们的大厅同样的宽敞明亮,且都采取同样的一面墙的大玻璃,让游客坐在沙发里就可以舒服的欣赏窗外的美景。这面大玻璃正对Old Faithful Geyser。跟Old Faithful Inn类似的是,Lodge的大门并不朝向主要景观Old Faithful Geyser,而是朝着90度的方向,好处就是在朝着老忠泉的方向有更多的空间可以让游客享受。

酒足饭饱之后,我们决定到这里的一家general store买食物和饮料。我一个人进去超市采购,其余三人在车上等。日落前,我们又去看了眼大棱镜,这次我们选择走木板trail近观它的美丽。夕阳西下时的地热景观和白天的相比别有一番风情。蒸腾的热气在日落的余辉衬托下散发出金色的光彩,还有夕阳下蓝灰色的水面让人目眩神迷。

IMG_6848 copy

天色渐晚,日已西垂,我们离开神秘美丽的大棱镜回酒店休息,就在半路,碰到狼群。开始看到一只过马路,我们赶紧把车停靠路边,然后先后又有3-4只狼在路边的草丛中奔跑,因为树木稀疏,草从低矮,我们才得以看清它们的样子。它们集体出行,小心翼翼,象是要袭击河对岸一个鹿的家庭,从望远镜里,我们清楚的看到对岸母鹿带着小鹿从从容吃草,到慌张逃跑的场面,它们想是感受到了狼群的恐怖气息。我是该希望那群狼得以饱餐了一顿好呢,还是该祈祷那些鹿尤其是小鹿逃离险境好呢?当大自然残酷的一面在我们面前上演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看到了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天色暗的我们已经找不到它们的身影了,因为看到狼群,我们也满意地赶回酒店休息去了。

IMG_6973 copy

回到酒店,姐弟俩还意犹未尽的在浴缸泡热水浴。玩儿够了,洗干净之后又吃了今晚买的火腿三文治,喝了牛奶才沉沉睡去。一晚无话,大家都睡得很安稳,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